logo

公司新闻

文章详情

新媒体公司花七年做电影,奈飞高价买入却在国内遇冷,值吗?

作者来源: 互联网 ????? 发布时间:2019-07-30

一家成立10年,拥有2亿粉丝的网络漫画公司,下一步是做什么?加大网生内容的投入,聚拢更多粉丝,卖更多广告?暴走漫画(以下简称“暴漫”)的选择,是死磕大电影。

2013年,暴漫就开始立项做动画电影,五年后被奈飞3000万美元购入版权。谁知好消息宣布没几天,暴漫就经历了全网下架的风波。开弓的电影不得不拉了回头箭,更名、撤档,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整整一年。

?

上周五,这部名为《未来机器城》的动画电影,终于在国内院线上映。相比海外的煊赫战绩,这部电影在国内遇到了大部分动画电影的问题,首周末排片不到5%。但在暴漫团队看来,他们现学现卖从0开始做电影,现在的结果也许并不算太坏。

?

新媒体公司做大电影,究竟有多难?海外获奖无数的电影,为何在国内市场遇冷?近日,我们专访了暴漫CEO任剑和该片的编剧兼制片人郝雨,试图呈现电影幕后的苦与甜。

?

制作:300万美元打水漂

?

暴漫是从中国社交媒体上“长”出来的。2011年,任剑回国创办暴漫中文网站。次年,暴漫在中国的著作权被注册下来。暴漫渐渐从一种漫画形式,变成社区和平台。

2013年,暴漫推出App。这是暴漫发展最快,也最难熬的一年。一方面,平台要花大笔资金采购原创IP;另一方面,曾经做内容的团队,对做平台没有太强的成就感。所以在2014年,暴漫开始尝试PGC视频,推出脍炙人口的《暴走大事件》等系列节目。

?

与此同时,暴漫也在秘密策划电影项目。当时暴漫有两个选择:一是以王尼玛等知名IP为核心,迅速推出网络大电影;二是重新做人设和IP,精心打磨一部院线电影。团队选择了后者,并在社区里选了《7723》这则条漫做改编。

社区是暴漫的特色之一。公司典型的IP成长之路是:一个概念诞生于UGC社区,经过社交媒体放大获得二次反馈,加工为多种形态后,再多渠道分发获得三次反馈,最后通过广告、电商、影视等方式变现。

?

暴漫社区里的条漫都比较细碎,300多格的《7723》相对完整。漫画讲述了机器人7723与叛逆女孩小麦相遇和相伴的故事。受记忆卡容量的限制,7723只能拥有一天记忆。而它之所以存储空间不够,是因为有一段关于女孩的记忆不愿意清空。

?

这则漫画最多只能改成10分钟短片,暴漫团队要为其丰富世界观,让更多人物立起来。没有电影圈资源,找不到合适的编剧,郝雨决定自己上。她自学英文编剧教材,磨了整整两年剧本。2015年,她在美国待了一年,把剧本交给一家工作室制作。

节选自条漫《7723》

这家工作室所有人都是迪士尼梦工厂出身。郝雨说自己当时有些“盲目相信”好莱坞,主动放弃了创作主导权。最后投入300万美金,拿到了一个半成品,“删掉了我们最喜欢的记忆的核,只保留了陪伴这个话题。”

?

郝雨觉得,暴漫的创意不差,只是不会套公式而已。迪士尼的模式也并不适合暴漫,因为它们有无限的钱和时间,同时启动无数项目,最后成一个就好了。但暴漫只有有限的荷包和精力,只有《未来机器城》这一个项目。

?

一年多的努力白费了。暴漫拿着第一版剧本,又找了一个___团队。郝雨介绍,___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,可以节省成本。而且___的城市结构、语言和美国类似,制作水平已经接近好莱坞一线水准。买过一次教训的暴漫,更适合这种团队。

?

发行:170份PPT石沉大海

?

就这样又过了一年。电影经过了八个大的版本修订,每个大版里还有十几个小版本。

?

不同于写段子做短片,动画电影的制作发行,难度上了几个台阶。“链条很长,每个环节都很磨人,难的点不一样。”

?

郝雨表示,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很长,因为不能无限次补拍和剪辑。每一帧都是画出来的,意味着一个地方动了,后面就得跟着修改。不过,动画电影好的一面在于,可以有天马行空的想象。没有演员和拍摄的限制,以上帝视角创造一切,这个过程在郝雨看来“很爽”。

?

2016年年底,暴漫要开始考虑发行了。因为国内缺乏成熟的动画工业体系,郝雨决定寻求海外发行。“动画电影是各种内容产品中,最难做的一种。海外有完善的授权体系,发行电视、DVD都有很多收入,但国内动画电影只有票房这一个收入来源。”

?

如果终端的票房体量不大,就只能削减制作预算。成本低了,就更不会有好的票房收益。出海是暴漫摸索出来,打破恶性循环的方法。只有海外稳定的体系、充分的消费,才能给暴漫更大的试错空间。

?

为了卖电影,郝雨奔波了一整年。她曾一个月跑了四个大洲,坐了六趟超过10小时的飞机。郝雨的电脑里至今存着176个不同版本的PPT,其中170份发出去都石沉大海。好莱坞制作公司一家家去跑,电影节摊位一个个去问。关于《未来机器城》的故事,郝雨讲了差不多1万遍。

?

2018年,Netflix以3000万美元高价买下《未来机器城》的海外发行权,创下奈飞史上动画电影成交价的最高纪录。2019年,《未来机器城》还参与了素有“动画界奥斯卡”之称的第46届安妮奖评选,获得最佳动画效果、最佳角色设计和最佳配音三项提名。

国内票房遇冷,更验证了暴漫此前的判断。“国内那么多动画公司,如果票房不好瞬间就死了,人才流失到其它行业,所有经验都无法传承。”大家常说做动画的很有梦想,郝雨觉得这不是个褒义词,她希望有一天大家不打情怀牌,也能很好地活下去。

?

谈及出海经验,她提到两点:一是制作水准超过平均线,这得靠高预算支撑;二是正视中外文化差异,尽量让两边观众都看得懂。

比如海外观众看《大圣归来》,没有被影片感动,反而会产生疑问:那么厉害的孙悟空,为啥要跟着一个羸弱的唐僧?国外团队早期在做《未来机器城》时,曾给小麦加了20多句“I love you”的台词,这也是中国人所无法理解的。

上映:一个“三无产品”有多难?

?

拍完《未来机器城》,暴漫团队收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赞誉。

比如有个来自巴西的网友,他儿子有自闭症,看任何东西不超过半小时——但是看《未来机器城》看了八遍。郝雨说,制作团队经常收到社交媒体的私信,感谢电影带给他们温暖,其中很多并非暴漫的粉丝。这让团队觉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。

电影的负面评价,主要来自人设不讨喜、剧情套路。郝雨回应,人设讨厌不能和烂片划等号。主角苏小麦的角色灵感源于团队接触过的青少年抑郁症患者,团队力求将她的叛逆刻画得真实,并终于被7723无条件的包容所感化, 学会与世界和解。

?

“片中苏小麦的叛逆来源于原生家庭的淡漠和校园霸凌,这些现实问题让亲子人群更有感触。20多岁的年轻人对此不太能产生共鸣,却比亲子人群更具有互联网话语权,这或许是《未来机器城》国内遇冷的原因之一。”

?

对此,郝雨坦言自己有些失落,最近一直在总结复盘。在她看来,《未来机器城》是一个“三无产品”:无IP、无明星、无厂牌。没有神话传说或国产漫画作依托,没有流量明星小鲜肉,也不是出自迪士尼梦工厂。

?

虽然电影取材于暴漫社区,但成片时间太长,正片里也没有暴漫形象。这就导致团队在宣发时,才发现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抓手。虽然有万达、阿里巴巴的助力,观众对《未来机器城》的印象还是比较模糊。

?

经此一役,暴漫团队得出一些经验:比如写全新的原创剧本,就要提前做运营的铺设。又比如电影名称上,国外喜欢抽象的《未来机器城》,国内还是具象的《暴走吧,失忆超人》更好。

?

对暴漫来说,这部电影顺利上映,就已经是一种证明。

?

任剑表示,新媒体的含义越来越广。外界以为暴漫只会做网络内容,但他们是抱着“要做不一样的东西”的心态来的,一步步走下去,就会发现新媒体能做的事还有很多。

?

“十年前刚创业的时候,我们不会想这么远,也不会预料路上有多少坑,都是顶着一腔热血往前冲。可能会有些自以为是,但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学习了,知道接下来要在哪些地方发力,知道应该有些成熟的管理模式。”

?

七年间,接触过这部电影的,前前后后有七八百人。最忙碌和沮丧的那年,郝雨曾在机场买了本寓言小说《炼金术士》,当时她觉得那本书很鸡汤,可后来却一直记得书中一句话:当你真心渴望某样东西的时候,日月星辰也会连成一线来帮助你完成。

?

暴漫还有两部动画电影正在制作。感慨过后,团队成员又要投入新的战斗。只不过,所有第一次都变成了下一次的经验,接下来他们会更有底气。

作者?|?王雅文

编辑?|?张洁

特别鸣谢?|?耐心解说电影情节的王女士

生产实力 解决方案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3 优发娱乐登录优发娱乐登录|优发娱乐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